兔子先森

NEVER GIVE UP

看了我不是药神 在医院打着吊瓶看我不是药神 哭的不行不行 每天打四五个小时 最后一瓶药还刺激血管刺激胃 特别疼 想锯掉胳膊 这应该是我记忆里面 从小到大 得过的最严重的病 发烧就不说了 还要挂一个礼拜吊瓶 还要吃三个月的药 mlgb
现在只想健康活着 身体棒棒的时候 各种丧各种折磨自己暴饮暴食 给自己找不痛快 现在好了 每天坐在急诊室就只想着健健康康的 活泼乱跳的过日子 想吃肉肉想吃麻辣香锅 就想着吧
谁能一辈子不得病啊
都是生物啊 想想 以后没啥让人丧的点了
也没啥绝对的正义邪恶之分
人都是矛盾的

什么叫做释怀?



没有比这两个字更确切的词语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身边这个傻不拉几的女生提起了你。可我们提起你,话题不是追忆小学生活,不是讨论当年的学霸,不是提及当年优秀的男生,而是八卦这位老朋友的情史“诶,你有没有和男生好过?”只是突发奇想,只是一时兴起,只是好奇心作祟,只是八卦心态驱使,然后就问出口了。然而我内心并不在乎她的情史,因为这些与我无关。女人是八卦的,多嘴的生物。当然,从小到大性别栏上的那个字和现在虽然有但不丰满的第二性征切切实实的肯定了我是女生的事实。所以,我一直八卦得理直气壮。别人八卦大多是好奇,而我八卦只是为了安慰自己。他们诉说过去的情史,或悲伤,或悔恨,或懊恼,或平静,虽然我会适时给予安慰和鼓励,但内心却在冷笑:现在说有个屁用,过去都过去了,你还想怎样,嗯?



虽然我没有恋爱经验,但我也就不会承受痛苦和忧伤。所以老天不让我在青春年少时感受花前月下的爱情,说不定是对我的袒护。然而朋友的一句话让我的思绪回到现实“有,咱们小学同学。”我不惊讶,毕竟都快十八岁了,毕竟这年头还没谈过恋爱的几种人屈指可数。一种是长的丑读书多与爱情二字自动划清界限学霸们,一种是毛还没长齐,身体还没发育,张口闭口都是熊出没和巴啦啦能量的幼儿园小娃娃,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现在的孩子早熟能力是我们这代老革命家无法想象的,所以别相信他们给你留下的美好的印象。牙齿还没完全更新换代,红领巾还歪歪扭扭的捆在脖子上,拿起笔说不定都不会写几个字的小学生,说不定都有了老婆,旧爱和前任。而第三种到了该恋爱却不恋爱的人,是伟大的穷矮挫们。之所以说伟大,是因为他们无形中衬托出某些人的优点,使某些人成为恋爱狗,自己却依旧是单身狗,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何尝不伟大?我虽然不会差到跻身穷矮挫的行列,但不知为何,我他妈的就是光了十八年,光得不能再光的光棍。于是当听到她的回答时,我惊讶的点不在于她这个样子都有人喜欢,而在于她的前任是我们的小学同学。



刨根问底,刨个稀烂。我感觉我的八卦天线已经接受到了信号,在哔哔哔哔地响。“谁啊,谁啊,别卖关子啊,快说!”我像打了激素一样,急切地询问着,可当那个我几乎都遗忘的名字从她嘴里说出时,我怀疑是我耳朵聋了。我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再次询问,得到了一样的回答。



哦,我当时的表情估计已经不能用“日了狗了”来形容,应该表述为“日了动物园了”。没想到啊,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生竟然是我初恋的前任,不,是初次暗恋的人的前任。我感到上天不是在玩我,而是在玩死我。















当你的前任站在我眼前,我不会暴力地打她一拳,不会有溢出眼眶的泪水,不会像胡一菲那样吼出“我就是喜欢他,你有本事咬我呀”这句话,我只会和平时一样,回她以微笑。







不得不承认,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没错,当时真的黑凤梨。只不过我一直这样, 喜欢的人一直藏在心底,不曾向任何人提起。 没人知道我喜欢你,所以你明白吗,那时我真的很喜欢你 ,虽然我的毛也没长齐。







你是第一个让我明白,让我切身体悟到心跳加速是什么感觉。那天,别的女生让你看看我的后背有没有油渍,我不敢转过头,因为我怕四目相对的时刻。我紧张地盯着前面,像被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我知道你在看我的后背,我我我我我他妈的当时紧张死了,那种感觉像被看到裸体一样羞耻不堪,现在回想起来,用“捉奸在床的惊慌失措”比较确切。你最后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有”。我知道,我应该用微笑或一句简单的感谢回你,可那时,我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大脑当机了。直到你离开,直到上课铃声响起,直到老师吧啦吧啦地讲着应用题,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我一直在用自己理解的方式去喜欢你。







比如,看到你走路总低着头,身板却依旧笔直,不禁很喜欢你的样子。你像是在沉思,也像是在烦恼。可是,你的这一小小习惯,却一直影响着我。从那以后,我已经不会抬起头走路了。



比如,我会在别人的谈话中筛选出关于你的信息,然后默默记在心里。



比如,在收作业时,我会情不自禁地摸一摸你那干净的作业本,会忍不住多看一眼你的名字。



比如,在选优秀班干部时,我会多瞄几眼你写的纸条,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的名字。当然,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







比如,上体育课时,你经常会不活动,而是站在花坛边。如果有平行世界,我现在真的很想回到那时。不奢求一个微笑,只求静静站在你身边。也许这样,会让你显得不那么孤独。







比如,你喜欢画画,也喜欢漫画。漫画party你好像每期都买,听茹说,你借她的那一本还没还呢。那时的阿衰,戏游记,豌豆,似乎是你最感兴趣的东西。当年你还成立了什么王八漫画社,这名字起的真个性,我也是醉了。我没有参加你的社团,但你当时好像给我发出了邀请。有时候我真的痛恨我这种做死的性格,明明很喜欢一个人,却不给自己创造机会,像个哑巴一样活着。说实话,你绘画水平真不错,笔下的小女生很可爱,很萌。小乌龟。。。不不不,是小王八也很可耐。。。







比如,我仍然会记得你在讲台上朗读自己得了“甲”的作文时认真的语调和自信的神情,仍然会记得你在说起漫画,说起摩尔庄园等级时的滔滔不绝,五六年已过去,我遗忘了很多关于你的细节,却无法忘记曾经喜欢你的事实。



所以,当进入中学的第一天,在黑板上密密麻麻的姓名中找到你名字时,我压制不住从嘴角泄出的笑声。可那个人不是你,是和你同名同姓的男孩。唉,为何你的名字如此大众化?你父母都不知道给孩子起名时要翻下字典找个有寓意且奇特的名字吗?



所以,当我鼓起勇气向你一个好友要你的QQ号时,我已做好和你说话的勇气。可忘了是什么原因,我要了两次,他都没有給我,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所以,当前两天高二的学习标兵中出现你的名字时,我吓了一跳 。那时,我告诉自己,一切都有可能。作为典型的双鱼座小女生,我开始幻想那些小说中才有可能出现的情节。我们会邂逅,会了解彼此,会聊聊过去,会回忆从前。可当我都编造好了理由,练习了与你谈话的内容时,照片墙上熟悉至极的名字上方的陌生照片告诉我,我的幻想全部破灭。



TMD又是一个同名同姓同性的家伙。。。



我相信缘分。



奈何你我此生已无缘。







毕业后,再也没听到过你的消息。而眼前这个女生,填补了空白。







她说,我们好过。



我想,我不曾拥有过。







她说,他人很好,只是我已经不爱他了,然后就结束了。是我对不起他。



我想,他人很好,可惜我们没机会开始。最终失去了你,未曾拥有过你,到底哪个更令人心痛。







她说,他很爱我。



我想,我曾很喜欢他。







她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挺长的,一学期呢。



我想,TMD好意思说!都没我喜欢他的时间长!







她说,说分手时他一直死缠着我。



我想,他的确是一个认真的人。







她说,他现在可浪了,经常换女朋友,还留了胡渣。



我想,都是你们这些女人的错,既然不能给他承诺,不能伴他终老,为何要伤害他的感情,为何轻易开始恋情,为何明明不配却理直气壮地夺走我觊觎已久的名分。







她说,都过去了。



我笑了,这是我唯一赞同的一句话。















不知近来你过的可好?我知道你没以前优秀,没以前那么专一,没以前那样被老师疼爱。



别人怎样议论你我不管,我只相信我曾经亲眼见到的纯真的你。







曾经沉迷过的东西,最终都会沦为可有可无的消遣。







愿你一生努力,一生被爱,想要的都得到,得不到的都释怀。

生日快乐啊

你是刻入我骨髓的红玫瑰


我看人不准,却只认准你。

曾经的朋友,现在连个访问权都没有。